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生活 » 正文

就业新形态 择业新舞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初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2021-01-02  来源:人民日报  浏览次数:71
核心提示:容量大、灵活性强,提高劳动者收入——  就业新形态 择业新舞台(倾听·关注新就业形态)  核心阅读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表明,1—11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099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22.1%。今年就业形势总体稳定并好于预期,离不开一系列保就业政策的实施,也得益于新就业形态提供了大量灵活就业岗位。在拓宽就业渠道、增强就业弹性、增加劳动者收入等方面,新就业形态发挥了独特作用,成为不少人就业的新选择。  下蹲、吸气、起身、呼气……每天晚上,22岁的李文庆都会在直播平台打卡上班,带领学员完成一节线上

  容量大、灵活性强,提高劳动者收入——

  就业新形态 择业新舞台(倾听·关注新就业形态)

  核心阅读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表明,1—11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099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22.1%。今年就业形势总体稳定并好于预期,离不开一系列保就业政策的实施,也得益于新就业形态提供了大量灵活就业岗位。在拓宽就业渠道、增强就业弹性、增加劳动者收入等方面,新就业形态发挥了独特作用,成为不少人就业的新选择。

  下蹲、吸气、起身、呼气……每天晚上,22岁的李文庆都会在直播平台打卡上班,带领学员完成一节线上健身课程。“受疫情影响,传统健身房招聘规模不大,我就加入了线上健身平台,在网上带团课,也有一对一指导。”刚毕业的李文庆选择了线上健身教练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起点。

  电商主播、网约配送员、在线咨询师……新职业不断涌现、广受关注,如何发挥新就业形态积极作用,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新形态

  网络数字平台拆分工序,将任务分包给不同劳动者

  新就业形态是什么?在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莫荣看来,新就业形态与互联网等新科技息息相关,是有别于标准就业和传统灵活就业的平台化组织用工和劳动者就业新形态。

  “随着网络数字平台的大量涌现,原本招用1个工作人员的工作,被拆分成10个、100个甚至更多的工序和任务,通过互联网平台分包,让很多劳动者一起来承担这些任务,从而造就一批新的就业形态。”莫荣说。

  这种新,体现为一批新就业岗位的涌现。

  “比如网约车平台,就催生了网约车司机、司机服务经理、自动驾驶路测安全管理员、自动驾驶测试驾驶员等新的就业岗位。”滴滴出行相关负责人冯馨说。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以新业态形式出现的平台企业员工数已达623万人,比上年增长了4.2%;平台带动的就业人数约7800万人,同比增长4%。

  这种新,也体现为全新的就业模式。

  位于福建的一家食品公司有400名特殊的员工。“他们全部都是从欣悦餐饮管理公司派遣过来的,给我们解了难题。” 公司人事部经理李建平说。此前,受疫情影响,部分员工无法及时返岗,影响企业复工复产。

  福建省晋江市工商联加强引导和服务,推动会员企业进行员工余缺调剂。“我们还严把安全关,新用人单位与原用人单位及员工签订三方协议,避免出现权责不清的情况。”晋江市工商联常务副主席郑科伟说。

  新特征

  帮助重点群体实现灵活就业与长期就业相结合

  新就业形态能量有多大?

  莫荣介绍,我国1亿灵活就业者中,约7800万人选择依托互联网的新就业形态。新就业形态容量大,部分岗位门槛不高,能够助力重点群体实现就业增收。

  “只要不怕苦、不怕累、多跑单,每月收入就能超8000元。”今年24岁的李松来自云南省镇雄县。去年,由于哥哥病情加重,母亲也患有重病,为更好照顾家人,李松从打工地返回昆明,加入了外卖配送队伍。

  在今年1—5月新加入美团的107万外卖骑手中,有7.3万为国家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平台就业规模大,有的就业门槛较低,可以实现精准就业扶贫。”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说。

  进出自由,新就业形态具有灵活性与兼职特性。“新就业形态可以帮助重点群体实现灵活就业与长期就业相结合,保障其个人收入有延续性。”张成刚说。

  同时,新就业形态的灵活性,也吸引了大量有本职工作的人参与共享经济,获得额外收入。阿里巴巴新服务研究中心主任张瑞东介绍,据某外卖公司数据显示,56%的骑手拥有第二职业,其中26%是小微创业者,21%为技术工人。

  “通过兼职送外卖,骑手平均每月可以多赚超过2900元,16%的骑手每月多赚4000—6000元,这些收入平均占到家庭总收入的40%。”张瑞东说。

  新标准

  研究制订保障标准,提升从业人员职业技能

  新就业形态,有其生机勃勃的一面,也有成长的“烦恼”:劳动关系不明晰、劳动者权益难保障、就业政策难享受……

  “作为一种新生事物,现行劳动法律制度和劳动用工管理方式与新就业形态并不适配。”莫荣说。

  这其中,最为基础的就是劳动关系的认定。“劳动关系认定是用工管理的前提,关系着劳动者能否加入工伤、失业保险保障体系。”张成刚说。

  张成刚建议,应针对新就业形态的劳动特点,研究制订平台就业的报酬支付、工作时间、休息休假、职业安全等有关劳动标准,保护劳动者权益。同时,建立适合新就业形态的劳动争议处理机制和劳动监察制度,以便在发生劳动争议时能够及时得到妥善处理。

  “失业保险条例和工伤保险条例的修订也很迫切,建议专门增加新就业形态从业人员的社保补贴和享受待遇相关内容。”中国就业促进会会长张小建说。

  在莫荣看来,加强新就业形态职业培训尤为重要,通过培训提高从业人员的服务质量。

  今年5月,人社部启动了新就业形态技能提升和就业促进项目试点工作,面向新就业形态的重点就业群体提供岗前培训和技能提升培训,促进其就业或稳定就业,并将浙江、广东、湖北、山东等7个省份15个地区列为全国首批新就业形态技能提升和就业促进项目试点地区。(李心萍)

 
 
 

 
按分类浏览
青海 (2942) 西宁 (697) 海东 (707) 县市 (2290)
国内 (10794) 国际 (901) 财经 (365) 房产 (923)
科技 (357) 军事 (114) 娱乐 (491) 体育 (153)
汽车 (365) 生活 (355) 农业 (180) 健康 (241)
时尚 (65) 家居 (62) 旅游 (167) 女人 (52)
美食 (61) 消费 (157) 社会 (51) 文化 (247)
教育 (218) 公益 (101)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